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GACHA精选

江南梅  

2018-11-16 20:20:34|  分类: 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昭昭,笔名江南梅,上世纪60年代出生,80年代初开始写作,以诗歌为主,后兼涉散文、小说。出版过个人诗集、散文集、长篇报告文学等。(《你是我的天籁》中自我介绍)
《江南梅》是由江风秦雨作词、岛主大仙谱曲、流苏演唱的一首歌曲。(江南梅_360百科)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2018年10月26日,江南梅(余昭昭)走了,留下“尘世的房子”,永远地去了。
我与她认识已经25年(第一次见面是1993年去宁海温泉开“笔会”)。早年见面与书信往来比较多,甚至有“四牛”与“看牛佬”的故事;她去宁波后见面就少了。2007年底开始,她在网易开了博客,因此2008年有一段时间我们在博客上的交流比较多;但不久,她的博客主要在新浪了,交流便又变少。
她到宁波是任一家报社的副刊编辑,头两年我还在那里发表过二篇文章,一篇是她要去的,一篇是我叫她发的。她在宁波工作十几年,交往圈子(名气)从当地扩大至全国(文学界),而我则一次也没去看过她。当我去宁波看她的时候,她的SOUL已经接受神的启示,离开她的身体。碰巧的是,这最后一次与第一次,我都是与老袁(清风瘦竹)在一起。
鲁迅说:“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我很想写一篇回忆文章,但感觉精神难以集中。现偷懒把2008年网易博客评论栏里一些文字,截图拍成照片,聊作纪念。
相对我的博客“茅草屋”之粗陋,她的博客“尘世的房子”就显得脱俗,她说:
如果,我再也不能回来,这尘世空空的屋子,就是你的领地……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最后的微信交流 
江南梅 - 江村一老头 -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