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浙江省 绍兴市

 发消息  写留言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讲座记略

2018-6-12 20:19:24 阅读409 评论3 122018/06 June12

早年在浙江时看到《光明日报》上经常有国家图书馆讲座的消息,很是向往,也曾打电话问过京城的朋友(丁国祥),他不大清楚,没去听过。今年到北京后留心了周末讲座的信息,查找国图的过程中,发现首都图书馆也有讲座举办;因我的住处离国图远而首图近,便去了首图。首图还是首次到,环境、条件都不错,气派也比较大;国图几年前去过,那气派当然更大了。感觉听讲座的群体中,中老年人似乎比青年人多。

一、清代皇帝一天的生活(主讲人陈丽华,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2018年5月26日首都图书馆)

午门,以前只有皇帝能走;皇后大婚时可走一次,殿试前三名当时可走一次。现在开放,人人可走,“人民当家作主”了。

皇帝日常第一件正事是读书,主要内容为先帝训录,以及古代(汉)经典。正式读书之前,通常会有拉弓锻练和读满文等。

左史记皇帝干了什么,右史记皇帝说了什么。皇帝也不能乱说乱动的。

皇帝平时单独吃饭(独自一室),家宴时则单独一桌。

清朝皇帝早期勤政,通常在乾清门“御门听政”议事,没议定的在奏章上折一个角(哈,奏折),下次再议;清代晚期,听政议事制度渐渐废弃。

皇帝什么场合穿什么服装是有规定的,不是像戏里,啥时都是朝袍;皇袍颜色也有四种:黄红蓝白。

下午皇帝娱乐时间,妃嫔们才可以出来同玩,其他时间不行。娱乐内容也很丰富,有弹琴、看戏、溜冰、下棋、书画、看书等,各取所爱。

紫禁城里供佛菩萨(佛堂)有40多处,方便皇宫内日常佛事活动。

妃嫔侍寝只在皇帝入睡之前一段时间。皇帝睡着后,侍寝妃嫔不能陪睡,只能睡到隔壁房间去(留下陪伴皇帝的只能是太监)。

作者  | 2018-6-12 20:19:24 | 阅读(409) |评论(3) | 阅读全文>>

《马一浮遗墨》

2018-6-4 23:29:22 阅读47 评论6 42018/06 June4

我在《西湖蒋庄》里有一句话“我有一本《马一浮遗墨》”,写的时候人在北京,当时还想不起来是什么书名,只记得有一本马一浮先生的书法作品。上网搜索,回忆,看到书的封面才认定叫《马一浮遗墨》。因为早年的书我曾编过《阁楼书目》,所以又从博客里寻找,一一对过,书目里居然没有这本书!

回家,赶紧去书房寻找,没找到。怎么没有这本书?奇了!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也许当年买来放在单位的图书室里了——那是肯定的。因为图书室里的书可以尽我看,也方便,为了省钱假公济私,完全有可能。

那么“我有一本《马一浮遗墨》”这句话变得不实了。删去舍不得,便改为“我买过一本……”,这样便不算虚假。想想当年没把书留下,还真有点可惜。

要不要重新买一本呢?上网查找,旧书网上有售。但这本书终究怎么样,心想还是去公司的图书室里查阅一下。不料又没找到。问管理员,说没印象。请她从登记的书目上搜索,仍然没有。图书室里居然也没有这本书!

一定是弄丢了。

这下我是坚决要重购一本了,便从“孔夫子旧书网”上买了一册。学会了从网上购书。(以前都是劳驾别人;亲手从网上购物还是首次,倒也不是很难)

书很快就寄到了。打开一看,封面一样,内页的纸张似乎变差了——不过原来的终究怎么样,已经无从核对了。

作者  | 2018-6-4 23:29:22 | 阅读(47) |评论(6) |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大学

2018-5-30 21:59:31 阅读53 评论8 302018/05 May30

我们老家的农村里把农民种地叫做“上农业大学”,不知道社会上还有真正用来读书的“农大”。说孩子读书不好,考不上大学,叫“只能上农业大学,翻泥拨卵(泥饽卵)”。中国的农业大学,以前差不多各省都有,现在不少合并了,也还是有一些。其中最好的,当然应该是北京的中国农业大学了。

中国农业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国内综合排名大概在30左右。中国农大原来叫北京农大,1995年与北京农业工程大学合并后改名,源头为1905年成立的京师大学堂农科大学。现在的中国农大在北京有东校区和西校区,西校区为原北京农大校园。

前几天特意去西校区转了转,感觉校园布局缺乏农业大学的特色,没有宽广的空间,也没有大面积的植物园。

作者  | 2018-5-30 21:59:31 | 阅读(53) |评论(8) | 阅读全文>>

西湖蒋庄

2018-5-23 21:41:28 阅读54 评论9 232018/05 May23

杭州蒋庄在西湖园林中是有一定名气的,马一浮先生曾在那里住过,我在杭州时未曾到访,后来回新昌,虽多次去杭,但大都往来匆匆,未到蒋庄游看,一直引为憾事。不久前有事到杭州,专门抽时间去参观了蒋庄马一浮纪念馆,终于了却心愿。

(介绍马先生一段文字发表不了,只能暂时删去)

蒋庄在花港观鱼景区,临湖而筑,有卧波长桥与苏堤相接。入口为一圆形门洞,前面是一片草坪,屋前有两棵高大的广玉兰,盘根错节。据说蒋庄原为马一浮弟子蒋国榜(苏庵)所有(此所以称“蒋庄”也),后请马先生在此居住了16年,“文革”中被勒令迁出。1990年这里成为马一浮纪念馆。纪念馆门楣为沙孟海题写,“千年国粹,一代儒宗”系梁漱溟撰联,旁边门柱镌刻 “胸中泛滥五千卷,足下纵横十二州”。室内悬挂的还有“任呼茂树穷禅客,早判公羊卖饼家”(马先生自撰)及“一瓣心香归北斗,千年绝学烛秋风”等对联。对联中有的字很难认,特别是这个“风”,简直让人怀疑,大篆小篆都不像,后来查了甲骨文字典,才知确实有这种写法。

马先生对蒋庄居住环境应该是比较满意的,他自己曾经说过:“庚寅夏四月望。移寓苏堤定香桥蒋氏别业之香严阁,主人所目为西楼者也。临水为楼,轩窗洞豁。南对九曜山,山外玉皇峰顶,丛树蔚然若可接。东界苏堤,槐柳成行。西望三台,南北高峰迤逦环侍。唯北背孤山、宝石山,不见白堤。避喧就寂,差可棲迟。南湖一曲荷叶,田田若在。庭沼俯槛,游鱼可数。今日湖上园亭寥落,此为胜处矣。”(马一浮《香严阁日谱》序,转引自马镜泉口述《我的伯父马一浮》)

作者  | 2018-5-23 21:41:28 | 阅读(54) |评论(9) | 阅读全文>>

北京书市

2018-5-15 21:13:05 阅读50 评论6 152018/05 May15

小时候赶交流,一般指物资交流会,真是热闹,东西也多。特别是吆喝声,此起彼伏或彼未伏此便起,说的比唱的好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有专题交流会,如牛交流。专门的“书交流”,我们当地没有。后来到杭州,经历了“西湖书市”,便是专门的图书交流会了。今年北京的“书交流”5月11日—21日在朝阳公园举办(听说早期在地坛,近年到朝阳公园),我正在朝阳区,距那里才二站地铁,遂于上周末去逛了两次。发现展览规则大致为新书一律8折,旧书却不一定,往往超过原价若干倍;也有5元一本,10元一本,20元一本,10元三本,一套多少(看到中华书局标点版《二十四史》全套1万元)之类;打对折的也较多,如三联版书;商务版旧书(不是古老的,只不过早十年八年的)按原价;……我于乱中杂取若干本,拎回大小几包(袋),经清点,共44册,兹开列于下:

国宝迷踪(作者签名本),文物出版社

中国画题款答问,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甲骨文字典,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金文字典,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

篆书实用字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草书实用字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杂写甲集(费孝通),天津人民出版社

标点的世界(徐城北),中国书店

培根论说文集,商务印书馆

释梦,商务印书馆

大学/中庸,上海大学出版社

昆虫记,中国华侨出版社

中华文史论丛(80.3),上海古籍出版社

湖上闲思录(钱穆),三联书店

书林新话(曹聚仁),三联书店

书林又话(曹聚仁),三联书店

作者  | 2018-5-15 21:13:05 | 阅读(50) |评论(6) | 阅读全文>>

红石门长城

2018-5-11 21:56:57 阅读60 评论11 112018/05 May11

长城红石门段建造于北京平谷与河北兴隆交界的山脊上,是明长城进入北京东部的起点。该段长城,明代属蓟镇马兰路和墙子路管辖。国务院于1996年在平谷区长城起点的敌台上设置了三界碑(京、津、冀),因有“一脚踏三省”之称。界碑两边长城,一边修缮如新,一边倒塌若废。据说,现修好的“新长城”长3447米;沿旧长城则可至黄崖关。站在界碑处,往新长城方向看,左侧为北京平谷,右侧为河北兴隆;往旧长城方向看,左侧为河北兴隆,右侧为天津蓟县。

上周末,我们一行3人去了红石门。到那村口,路被拦截,不让进,不准旅游。(后来了解到处在封山期,10天后才开放。)我们便绕道至另外一个路口,从那里上山登长城。这是修好的“新长城”,走到界碑处约2小时。一路没有别的人,只有我们仨;到三界碑才见到其他方向上来的一些人。在长城上走就是在山脊上行,视野宽广,心境豁然。新长城看上去不起眼,其实很多路段非常陡,又没有布台阶,走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特别是下行时,旁边没有扶栏,胆小的不一定敢走。

“一脚踏三省”,我未能免俗,倚石碑拍了张照片。哈哈,还叫一美女坐在三界碑上拍了照。返回时,我们就从红石门村出,未走原路。出村,路口两旁有红石如小山,估计此即村名来历。

作者  | 2018-5-11 21:56:57 | 阅读(60)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景宁大仰湖

2018-5-4 22:36:19 阅读57 评论8 42018/05 May4

“五一”假期,爬友组织爬山;因群主不参加活动,报名者也不积极,八仙都没凑齐。光明不去,这次爬山就由光军安排。浙江省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剩下不多了,就考虑去景宁的大仰湖。大仰湖不是湖,是山,最高处海拔1556米。为什么叫湖,不清楚,也许那里有几百亩高山湿地,早期是一个“天池”。

我们4月30日8:30就出发了,根据光军预先联系的地址,在景宁县城(早几年爬山曾经两次吃饭的老地方)用中餐后,到东坑镇桃源村,与一农家乐老板接头。一到桃源村,我们几个“老爬”的眼睛就亮了,这是上次爬上山头到过的地方,那次住在隔壁的深垟村,还留有“半坵田”的余味。可这“世外桃源”只接待吃饭,不能住宿;因时间早,老板先带我们去住处看。这一看不打紧,居然又是老相识,爬上山头时停车开步的根底岘。好地方!

车停根底岘,步行到桃源去;吃好夜饭,散步返回。徜徉食宿之间,行摄乡村路边,也是惬意事呢。本来还想到桃源村外走走,已经走了差不多一里地,适逢下雨,担心大起来,便返回农家。等晚饭,爬友中的“麻友”商量着开小会,我便去村旁溪边独坐。

第二天(5月1日),7:00早餐面条稀饭,饭后即出发。车先往文成方向开,到杨斜村“大仰湖高山湿地”路牌处拐弯进山,有农家乐老板与他的连襟做向导。约8:30停车开步,2小时到顶,看杜鹃花;不同路线下山,走钢梯,看湿地、瀑布等,总步行3时50分。中饭没在山上吃,熬到东坑镇。赶回新昌吃夜饭,粗菜馆二巡。

大仰湖欢度2018“五一”者,镜湖水、顺丰渔、汪洋、虎哥、竹、辉、过客,八仙少一。

作者  | 2018-5-4 22:36:19 | 阅读(57) |评论(8) | 阅读全文>>

高空看云

2018-4-25 22:00:29 阅读67 评论12 252018/04 Apr25

现在乘飞机,手机不用关了,看到窗外美景,可以随手拍摄。飞机上看到云的机会较多,但漂亮的并不多见;最近博客有空档,发几张照片(近期拍的)充充数。

云有大片的,零散的;有洁白的,灰暗的,灰色的不好看。大片的,厚的,一望无际的云海,地面上见不到。

一望无际的纯白色云海,像洁白的雪,雪原。有的还在雪地里留下车辙,令人遐想;有的雪地刚刚被风吹过,浮起一层轻纱。雪地有一块融化了,露出一个黑的或蓝的洞,感觉下面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湖。

零散的云,有时像鱼鳞,有时像棉絮,有时起伏缥缈若梦幻。

也有不平静的。似雪山,如浪花;转眼又变成奔马,变成走兽,变成什么。

印象最深的是,傍晚,天刚刚暗下来的时候,飞机上去,穿过云层,夕阳的余辉斜刺在漫无边际的白云上,那光,那云,那天,漂亮之极!多年前曾经见过一次,幻想什么时候能够重逢,并摄下美丽的瞬间。

作者  | 2018-4-25 22:00:29 | 阅读(67)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北京朝阳公园

2018-4-20 18:28:51 阅读66 评论9 202018/04 Apr20

北京朝阳公园原称水碓子公园,建于1984年,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公园,1992年才改名朝阳公园。据说朝阳公园是北京四环内最大的公园,南北长2.8公里,东西宽1.5公里。公园划分为南区、中区、北区三个游览区,门票5元。

照片摄于4月15日(手机拍摄),天气好,“北京蓝”

作者  | 2018-4-20 18:28:51 | 阅读(66) |评论(9) | 阅读全文>>

独处

2018-4-15 14:52:22 阅读84 评论9 152018/04 Apr15

当你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推迟一小时下班

或者下班后先看一小时闲书

然后吃饭吗,闲逛吗,回宿舍吗,随便

回到住处,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不做什么,都行

烧水,打电话,看微信,还是发呆

有什么要紧

不吃饭、不喝酒,也不要紧

那就不吃,不喝,减肥吧

破天荒去一趟超市吧

东西真多,吃的、穿的、用的、玩的,最多还是吃的

想不到还有现拌凉菜,素的

我忍住口水

只买了夜灯、插座、酒杯和电子秤

远方的人们,有的想来看我

远方的人们,有的在招待朋友喝酒

这个时间,通常夜饭已经结束

给家人打个电话

那边问:吃好了么,几个人吃,有没有醉

我说:今天没吃

好,天天吃不好

哈哈

电视是不看的,电脑也没开

带了什么书

木心

不谦而狂的人,狂不到哪里去。有人喜悦钮子之美,穿了一身钮子

也有《廿二史札记》

大概曹操以权术相驭,刘备以性情相契,孙氏兄弟以意气相投

听听英语,睡觉

Some nights I have trouble falling asleep , but tonight , I didn’t need to count any sheep.

不知道有没有做梦

起床,三百个俯卧撑,没标准的俯卧撑

作者  | 2018-4-15 14:52:22 | 阅读(84)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