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清流”趣闻(二)  

2017-04-30 06:43:2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玄同提出,中年以上的人趋于固执和专制,因此愤言:“人到四十就该死,不死也该枪毙。”胡适听罢,就笑道:“好!等你到了四十岁,倘未死,我也给你作追悼诗。” 胡适《亡友玄同先生成仁周年纪念歌》如下:

该死的钱玄同,怎会至今未死!

一生专杀古人,去年轮着自己。

可惜刀子不快,又嫌投水可耻。

这样那样迟疑,过了九月十二。

可惜我不在场,不能来监斩你!

今年忽然来信,要做成仁纪念

这个倒也不难,请先读《封神传》。

回家挖一下炕,好好睡在里面。

用草盖在身上,脚前点灯一盏。

草上再撒把米,哀悼成仁大典。

年年九月十二,处处念经拜忏。

度你早日升天,免得地域捣乱。

 

梁启超在为徐志摩及陆小曼证婚时所说的证婚词:我来是为了讲几句不中听的话,好让社会上知道这样的恶例不足取法,更不值得鼓励——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遵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性格的过失所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自误误人。不要以自私自利作为行事的准则,不要以荒唐和享乐作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当作是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婚,不高兴可以离婚,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总之,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我说完了。

 

1920年,林语堂获得官费到哈佛大学留学,不料到了美国后官费没有按时汇去,林语堂陷入困境,打电报向胡适告急。不久收到北京大学的两千美元汇款,使其顺利完成了学业。回北京后,林语堂向北大校长蒋梦麟面谢汇款之事,不料蒋梦麟竟莫名其妙,原来汇去的钱根本不是校方的,而是胡适自己的钱。

 

鲁迅母亲曾经对许钦文四妹许羡苏说过:龙师父给鲁迅取了个法名——长庚,原是星名,绍兴叫黄昏肖。周作人叫启明,也是星名,叫五更肖,两星永远不相见。不料,龙师父的话,竟成了谶语。

 

穆儒丐的《梅兰芳》,内容涉及梅兰芳早年的私寓(私寓又称相公,指被男性玩弄或被贵妇包养的人)经历,因此受到广大梅迷们的声讨,以致连载《梅兰芳》的《国华报》被勒令停刊。为此,穆儒丐便与梅迷们结下宿怨,写文著书,更肆无忌惮地攻击梅兰芳,其《选举伶王记》,变本加厉地揭梅老板的老底。因梅迷势力大,穆儒丐在北京受到排挤,报馆也不敢再聘用他,只能出关远走东北。他在完成了《梅兰芳》全书后,交给有日本背景的盛京时报出版社出版。梅迷闻之,即买断小说,然后销毁,故《梅兰芳》一书存世极少。

 

章太炎到东吴大学任教时曾去拜望过老师俞樾。一贯和蔼可亲、温文尔雅的老人,竟痛骂他背父母陵墓,远游海外,是不孝;揭露大清罪恶,乃不忠不忠不孝,非人类也。章太炎突遭一贯敬爱的老师的痛斥,当场反唇相讥,拂袖而去。马上写了《谢本师》,公开与俞樾从此断绝师徒关系。有趣的是,章太炎同样遭到弟子周作人的谢本师;更奇的是,弟子沈启无也谢本师周作人。

 

反右期间,在一次公开批判萧乾的大会上,沈从文发言,揭发自己的学生说:我知道萧乾早在1930年就同美帝国主义相互勾结上了。

“文革”期间,萧乾从湖北干校回京治病,为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而四下奔波。在去看望沈从文时,见他正在狭小的居室里编写《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于是便出于不忍之心,频频为沈从文呼吁扩大住房。谁料沈从文得知此事后,不仅不领情,反为之动怒,说道:我的住房问题,用不着你张罗。你知不知道,我正在申请入党呢!

 

金岳霖先生考清华学校,中等科不第,(同年)高等科反而金榜题名。在清华读书时,感兴趣于逻辑学,对古谚金钱如粪土,朋友如千金提出质疑,认为若把这话当作前提,那么就有朋友如粪土的结论,因为朋友如千金,千金即金钱,金钱如粪土,犹如ABBC,则AC

五十年代初,清华大学请艾思奇作报告,临到总结时,金岳霖说:“我早就听说艾思奇同志坚决反对形式逻辑,要与形式逻辑作坚决斗争。听他演讲之前,我本想跟艾思奇同志斗一斗,争一争。听完艾思奇同志的演讲之后,我完全赞同他的讲话,他讲的话句句符合形式逻辑,我就用不着斗,用不着争了。谢谢艾思奇同志!

 

张恨水写小说《春明外史》在报纸上连载,写到梨云身染重疴命悬一线时,读者纷纷给张恨水写信,求他笔下留情,无论如何别让梨云死去;有些读者甚至还开了治病药方,挽其性命。《金纷世家》连载时,读者读到昆明湖畔发现冷清秋丢失的鞋子,预感不妙,信函如雪片纷纷飞到张恨水那里,都不让他写冷清秋殒命。


汪兆骞先生赠我《民国清流》系列三大册(现在第四册也已出版),内中多有“清流”们趣闻逸事,兹辑录若干则(不一定照抄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