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清流”趣闻(一)  

2017-04-21 21:00:2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兆骞先生著《民国清流》系列三大册(著者赠阅,网上看到第四册也已出版),内中多有清流们趣闻逸事,兹辑录若干则(不一定照抄原文),而流传过广者,如辜鸿铭倒读英文报纸等,则未录。

 

辜鸿铭在英国读书时,租房而居,每年冬季,都不忘备酒馔,行跪拜大礼,遥祭祖先。开始,房东太太不解,问他:“你的祖先何时来吃祭品呢?”他不假思索地答道:“就在贵国的祖先嗅到你们所奉献的鲜花之香的时候。”

辜鸿铭在两广总督张之洞幕府当洋文案(翻译)时,看不起同僚外国顾问。一日洋顾问起草文件时,向辜请教一英文句子的文法,辜冷笑一声,拿起一部英文字典,摔在洋顾问的桌子上。洋顾问查字典时,他早已流利地用英文回答了洋顾问,弄得洋人很是尴尬。

一次张之洞在府上做寿,幕僚文人都来道贺。辜鸿铭恃才傲物,在席上大谈西方文化,别人都表现出听的热情,唯有同僚沈植一脸不屑。辜鸿铭很不服,问沈为何一言不发。沈淡淡一笑答道:“我说了怕你只有再读二十年书后才能听得懂。”事后,辜鸿铭向张之洞请教,张之洞告诉他,国学你与沈植可差得十万八千里了。从此,辜鸿铭刻苦读古文,四书五经无所不览,且皆有心得。二十年后,再见沈植,辜鸿铭让人将四书五经等儒家经书搬来,沈植不解,辜鸿铭忙向前拱手施礼:“沈老前辈随便点任何一部书,晚生皆能倒背如流。”

辜鸿铭对日本文化不感兴趣,对从东瀛传来的“改良”二字厌恶至极,认为“改良”一词不合汉语的构词规律。清末他从英伦归国后,见有“女子改良学堂”之称,大为惊奇,视为糟践女性的名称。他刚到北大任教时,借题发挥说:“现在的人作文章都不通,所用的名词就更不通。譬如说‘改良’吧,以前的人都说‘从良’,不说‘改良’。你既然已经是‘良’了,你还改什么,你要改‘良’为娼吗?”

毛姆来到北京,即派他的同胞持一张便笺,敲开辜鸿铭家的大门,交给了听差,说是英国大作家毛姆欲请辜老先生过去坐坐。时间一天天过去,就是不见辜鸿铭来访。待毛姆明白过来,才亲自到辜府拜访。二人握手后,辜鸿铭先开口了,那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语让毛姆吃了一惊,辜鸿铭说:“先生想来见我,真是荣幸之至。因为贵国人只同苦力和买办打交道,他们大概以为所有的中国人不是苦力就是买办。”

 

黄侃小刘师培一岁,皆为章太炎的得意门生。有意思的是,每当谈到经学,只要黄侃在,刘师培都三缄其口。一次刘师培谈到他久病缠身,刘家四世传经,眼看就要断送在他的身上了。黄侃立刻说:“你看师弟来拜你大师兄为师如何?”刘师培面露喜色,却说:“你我同出章门,岂能相屈?”黄侃很认真,拜师仪式经两人商议之后,定下日子。黄侃在一群学生的簇拥下,走进刘师培家,扶老师坐定, “扑通”跪下、磕头。大礼之后,黄侃对学生们说:“你们看到了,拜师是要磕头的,不磕头老师不会教真本领。你们要学真本事,不给我磕头,我也是不传真经的。”

在中央大学教课的名流颇多,大多西装革履,汽车进出,唯有黄侃进出学校,穿一件半新不旧的长衫或长袍,并用一块青布包裹几本常读之书。一个雨天,其他教授穿胶鞋赴校,而黄侃却穿一双土制皮木钉鞋,课后晴天,他换上便鞋,将钉鞋用报纸包上夹着出校门。新来的门卫不认识黄侃,见他土里土气,又夹带一包东西,便上前盘问,还要检查纸包,黄侃放下纸包就走,从此不再去上课。系主任见黄教授连续几天未到校,以为生病,便登门探望。黄侃闭口不言,系主任不知所以然,急忙报告校长,校长亲自登门,再三询问,黄侃才说:“学校贵在尊师,连教师的一双钉鞋也要检查,形同搜身,成何体统?”

 

1928年,安徽大学爆发学潮。蒋介石以国民政府首脑身份亲临安庆,他专门召见相关人员,痛加训斥。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自然首当其冲。可他并不知,见到蒋只称先生,不称主席。蒋要刘文典交出学生领袖名单,刘根本不买账:你是总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来管。蒋介石恼怒不已,声色俱厉地大骂:你是学阀!刘文典回击:你是新军阀!蒋介石盛怒之下,不仅掴了刘文典两记耳光,还以治学不严罪名将这位名士关进监狱。

 

北洋军阀统治中国时,军阀们留给国人的印象几乎都是作恶多端、狰狞可怖的面孔,殊不知他们退出政坛后,面对日本人的诱惑和收买,却显示出铮铮傲骨,坚决抗日。段祺瑞下野后,在天津做寓公,生活很艰难。日本人曾多次请他出山,都被段一一拒绝,并在《申报》发表声明。当日本以武力侵略中国之后,日方曾派曹锟昔日部下,请他担冀察政务委员会要职,被曹锟骂出家门:“我就是每天喝粥,也不会为日本人做事!”吴佩孚系曹锟之后直系军阀的掌门人,后兵败下野。日本人为收买吴佩孚,竟在北平、汉口分别设立了专门策反他的两个特务机关,表示愿奉送步枪十万支、机枪两千挺、大炮五百门、子弹若干,并助款百万,以帮他东山再起。吴佩孚断然拒绝。得知日寇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吴佩孚绝食一天,以示抗议。

 

许地山进入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学习时,行为古怪,反应也迟钝,被同学视为怪人:天天练写梵文;每日总穿下摆带毛边的灰布大褂,不理发,头发长过耳;吃窝头不就菜而是蘸糖。此三怪再加上紫红面孔、嘴巴老张开笑,却总郁郁寡欢、独来独往,同学称其为傻子,却赠以雅号“许真人”。与他相处一长,同学才发现他懂多国文字,会多种方言,很有才学又乐于助人。

 

老舍乃一练家子。一天,北平学生画报社记者陈逸飞去拜访他,他正在屋中练拳。他对陈逸飞说,他练的是昆仑六合拳的内家拳,专重气功,是为了养生防身。陈不信可以防身,两人一过手,一下子就把陈击败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