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一本奇书  

2014-04-10 21:20:15|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适之有句名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最近看到一部奇书,书名《血色曙光》,副标题“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此书对许多观点提出了最大胆的假设,虽然有的依据还显得牵强,但这书带给人们耳目一新的感觉,那是严肃的震撼,而不是哗众取宠。

根据该书的说法,“中国”原本是等级观念(最高),而不是地理概念(中间)。《史记·五帝本纪》:“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夫后而之中国践天子位焉。”舜把丹朱放逐到蛮荒之地后,便到“中国”登基为天子;登基之前舜已拥有自己的国,只是他的国不处于公认的最高(中心)地位,当取代尧后,他的国才成为“中国”。殷商时代的“中国”是迁徙不定的。

黄帝与匈奴是同类,都是阿尔泰(金)游牧民族出身,阿尔泰语有三大分支:突厥(土耳其)语、满洲语和蒙古语。游牧文化一大特征是以族名为人名,“猃狁”(匈奴)与“轩辕”(黄帝)的区别只是选用了不同的汉字去注音同一个族名。因为黄帝是儒家理论中的圣人,便有了“轩辕”之名;与黄帝为敌者,看成异类,加上了表示兽类的偏旁部首。同样,“西伯”和“鲜卑”也是同一族名的不同写法。

“神农”是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狼图腾帝王,蒙古语狼的读音为“赤那”(cina)。东方统治者长期以“赤那”自称,与之有过交往的古代西方人便以此指称中国了。China之称呼来自遥远的过去,与华夏文明起源有关,与狼有关,与瓷器无关(唐宋之前中国没有瓷器,只有陶器)。《旧约·创世纪》中,指称遥远的东方之地写作“cina之地”,中文《圣经》译作“示拿地”,这是China的来源。

《周易》“乾”的意思是“天”,但“乾”在汉语口语中从不使用;而《匈奴传》“匈奴谓天祁连”,“祁连”快读即成“乾”,“乾”是匈奴口语,看来周人是说匈奴语的。《史记》周武王誓师牧野:“嗟!我有国冢君,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孔安国注:“八国皆蛮夷戎狄。”可见武王大军中全是游牧之人。如果武王本人不是戎狄,不说戎狄之语,又怎样誓师呢?武王说汉语,这些戎狄能听懂吗?

从地理位置上看,秦国完全处在戎狄的包围之中,或者说杂处于西戎八国之中。那些地区直到汉代仍然是游牧区域,所以秦人也不可能是定居的农耕民族。秦始皇下令“朕”为皇帝自称,他人不可再用;而“朕”原是阿尔泰语口语中的自称代词。正因为秦始皇平时说惯了“朕”,而汉语中又少有人用,才会有此一举;如果汉人(老百姓)原本自称“朕”,则命令下了也可能是白下。

唐太宗也说突厥语。李世民的生母来自鲜卑,史称“窦皇后”,其实是取族名“独孤”一个音节写成;李世民娶妻“长孙氏”,“长孙氏”是“诸申”(女直的另一个称呼)的异写。《旧唐书》载,唐高祖李渊时,突厥颉利可汗率军攻入渭水,秦王李世民迎战。在河边,李世民屏退左右,单独“与颉利可汗隔津而语”,“太宗独与颉利临水交言”,可见李世民说的是突厥语。

汉字起源于阿尔泰语,汉语借用了古代突厥语。古代阿尔泰游牧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由于没有文字,他们祖先传下来的读音就会代代相传,不会遗失;而汉民族由于早有文字,固有的读法就可能被文字读音取代。汉民族先民不可能是汉字最初的创造者,因为奴隶不需要文字,需要文字的是作为统治者的说阿尔泰语的游牧民族,因此汉字的最初读音也是多音节的。如“载”,古代突厥语“年”读作“支儿”,甲骨文和金文“载”的本义也是年;“歹”,汉语口语中不用,古代突厥语危险或死亡读作“阿达”;“曰”,汉语口语完全不用,古代突厥语口语“话语”读作“阿语儿”;“匕”,现代汉语已不能单独使用,汉语口语也不用,但古代突厥语“刀”读作“毕”,蒙古语也如此;“野”,古突厥语“草原”“土地”读作“以耳”;“树”,蒙古人有一种对高大或高龄树木的祭祀习俗,蒙古语读作“尚树”,这正是汉字“树”(甲骨文)的本义,指树木则另有“木”字;……

《尚书》为什么诘屈聱牙?合理的解释是,当时的汉字不是今天这般读音,上古汉字是多音节读音。如果每一个字都有两三个音节,语言就流畅起来,看上去就变成正常人在说话了。因此,《尚书》中的汉字可能都是阿尔泰语词词根,《尚书》记载的远古帝王律令,一旦用阿尔泰语诵读,就不再诘屈聱牙。另外,古代汉语习惯把谓语放在宾语之后,写成所谓“倒置语序”,这跟阿尔泰语的语序相同。进一步形象性地表述就是,古代汉语是古人说的洋泾浜英语。

华夏文化的象征物“龙”由猪演变而来,有猪崇拜习俗的女直(女真)先民创造了龙。女直先民有谚语“在地为猪,上天为龙”“一猪,二熊,三虎”,认为猪是所有野兽中最勇猛的,把野猪排在第一位。他们视乌鸦为始祖,乌鸦的天敌是蛇,而野猪却能以蛇为食。女直先民把他们的鸟祖习俗、野猪崇拜,以及对蛇的恐惧结合起来,幻化开去,成了一种会腾飞的龙。龙由猪而来,红山文化的玉龙猪是一种证明。玉龙猪只出现在等级很高的石板墓中,墓主生前享有崇高的地位,有“猪”的尊贵称号。(满洲语野猪读作“该海”,部族里地位最尊贵的人往往拥有“该海”称号。) “冢”就是这样来的,“家”也是这样来的。亥、豕在篆文中一样,都是猪,殷商始祖有名“王亥”,秦二世皇帝名“胡亥”,周人居住地“豳”(两个豕),季历之妃“溲于豕牢而生昌,是为周文王”,等等,都可以看成古代猪崇拜的延续。

黄帝111岁,颛顼98岁,帝喾105岁,尧116岁,舜100岁,远古时期人的平均寿命很短,五帝怎么会如此长寿?合理的解释是:五帝是五个朝代,每个朝代都会有数个帝王,但都用了同一个称号。古籍记载,黄帝有许多名号,如有熊氏、缙云氏、帝鸿氏等;《吕氏春秋》“神农十七世有天下”,《竹书纪年》“自黄帝至禹为三十世”;这些都是印证。由于游牧民族以族名作人名,常常数代同名,后世之人难以分辨。因此,传说中的黄帝墓有六七处,都可能是真的,因为历史上的“黄帝”非只一人。

蚩尤与黄帝同为黄土高原上的强邦,他们是说不同语言的异类。“蚩”通“赤”,“尤”是怪物的意思,蚩尤很可能是一些有金黄色头发的白种人,三星堆主人也许就是古籍记载的“蚩尤”。蚩尤战败后便再没有出现过,他们到哪里去了?欧洲历史上的凯尔特人可能就是西迁的蚩尤。

“秦”“金”“清”读音近似,也许不是巧合,创立这些朝代的人具有相同的民族背景,三个国名都可能是模拟“爱新”(金)而来。

鸟崇拜习俗在早期汉字文献中留下了痕迹,如文章开头的“唯”。“隹”是“唯”的本字,也是“鸟”的本字,并与“维”“惟”通用。鸟即始祖乌鸦,文章开头的“隹”(金文)是祷告语,读音也可能是多音节的。

…………

《血色曙光——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徐江伟著,陕西人民出版社2013年12月出版,348页,定价48元。作者徐江伟先生,浙江新昌人。


刚刚看到2014年3月《中国国家地理》杂志,153页上有一段话:“在中国的56个民族中,朝鲜族属于唯一一个语族未定的民族,至今,朝鲜语的语系归属仍是个谜。由于朝鲜语和阿尔泰语系诸语言之间存在许多相似点,在类型上也和阿尔泰语系语言特性很相近,因而一般将朝鲜语系归入阿尔泰语系,但语族无法确定,这是否因为汉语对朝鲜语的影响所致?对此有诸多说法,并无定论。”我在想,本书的某些论点是否能起到一些参考作用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