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学林漫录》  

2011-06-08 22:35:2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林漫录》是中华书局辑印的一种不定期出版物,与其说它是杂志,不如说它是书来得更合适;或者按照国际流行的说法,可称作“杂志书”(MOOK),因为它既有图书的内容又有期刊的特点。

中华书局出版的连续出版物,文史哲方面比较有影响的,就我所知,除《学林漫录》外,另有《文史》和《文史知识》两种。《文史》是大型不定期学术研究刊物,专门发表有关中国历史、文学、哲学、语言文字等方面的研究考证文章,注重资料和考证,强调实证性、创造性。其收录的文章,以生、冷、僻的题目为多数,并且没有字数限制(这一点就很特别)。这个高品格的学术连续出版物,现在已经成为定期(季刊)了。因为不搞专门研究,所以《文史》我是基本不看的。

而《文史知识》则是一种比较通俗的读物,它的特点是“大专家写小文章”, 力求知识性、趣味性和学术性的统一,可以说基本上做到了“雅俗共赏”。《文史知识》创刊于1981年,是一种月刊,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杭州的时候,前100期曾从图书馆里借来看过,后来出的也陆续看过一些。

我认为《学林漫录》是介于《文史》与《文史知识》之间的一种书,正适合像我这种不伦不类的人阅读。

《学林漫录》真正是一种不定期出版物,“稿件多就多出,稿件少就少出”,从1980年开始,至今才出版了十七集。从其出版的周期,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学术出版的“淡季”与“旺季”:初集出于1980年6月,二集1981年3月,三集1981年5月,四集1981年10月,五集1982年4月,六集1982年6月,七集1983年3月,八集1983年4月,九集1984年12月,十集1985年5月,十一集1985年8月,十二集1988年1月,十三集1991年5月,十四集1999年4月,十五集2000年11月,十六集2007年4月,十七集2009年5月。我现在十七集都已经收集齐全。从第九集起,我买的都是初版本,一至八集为1997年重印本。一至八集在杭州时从图书馆里借来看过,后来买重印本没有再看。一次偶然翻书,发现第五集的封面里装的竟是第四集的书芯,不胜惊讶;后于2003年到杭州时,在晓风书屋觅得一册名副其实的第五集补上,才算完整。因此我的这套藏书中,多出了一本套着第五集封皮的第四集。

《学林漫录》所收文章,大都是专家学者以随笔、札记形式写的治学心得、读书随笔、品诗论画、书评序跋、史实考释、学者行迹、掌故逸闻等,兼顾学术性与可读性、知识性与趣味性,着重于“学”和“漫”。初集出版时,傅璇琮先生在《编者的话》中告白:所谓“学”,就是有一定的学术性,有一得之见,言之有物;所谓“漫”,就是不拘一格的风格与笔调。《学林漫录》并不追求撰写上的系统周密,而是以一种随意挥洒的格调来叙述各自饶有兴味的话题,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人说,读《学林漫录》上的各篇佳构,似醍醐灌顶,胜渴饮甘泉,十分过瘾。其所以有如此的魅力,与编者挖掘和组织到学术界一大批一流学者的文稿有直接关系。从作者队伍看,有启功、俞平伯、蒋天枢、黄裳、黄苗子、黄永年、王利器、王仲荦、王钟翰、王永兴、周一良、周振甫、程千帆、唐圭璋、卞孝萱、谢国桢、雷梦水、赵守俨、傅璇琮、侯宝林、罗继祖、曹道衡、吴小如、唐长孺、杨伯峻、牟润孙、罗尔刚、赵俪生、钱仲联、史树青、刘叶秋、汤一介、程毅中、邓云乡、舒芜、胡道静、孙楷第、顾颉刚、费新我、郑逸梅、来新夏,等等,均当时之名士,一代之耆儒。

该书不仅内容充实,它在装帧设计上也颇为讲究,初版本一至十三集每集封面设计都不一样,重印后则归于统一,与后来的十四、十五集同一种形式了;每集封面则都由一位名家题写书签。从初集至十五集,封面题签者分别为:钱锺书,启功,顾廷龙,叶圣陶,邹梦禅,黄苗子,许德珩,许姬传,张伯驹,李一氓,赵朴初,王蘧常,程千帆,任继愈,黄永年。十三集题签者程千帆先生,初版书中没有标明,我是从其他途径查得的;十六集、十七集开本比以前的大了些,设计风格也与前几集不同,十六集的封面题签又用钱锺书先生字,十七集的不清楚(书内没有标明)。

书的内容就不多谈了,偶然翻翻就觉得有许多篇是值得再读的。附上初集和第十七集《目录》,以见一斑吧。

 

初集目录:

记齐白石先生轶事

怀念陈寅恪先生

记张元济先生在商务印书馆办的几件事

朱佩弦先生二三事

近代上海地区的藏书家——韩应陛

秦桥未就已沉波

嵇康为什么被杀

读袁宏道诗文集随笔

关于柳如是

赤壁辨伪

黄锡《李太白年谱》附录三文辨伪

谈日本影印的宋本《李太白文集》

严嵩父子——读《钤山堂集》

读吴伟业的《梅村诗集》

杨文会与中国近代佛学

《烟屿楼文集·记杭堇甫》辨诬

坚净居题跋

纸张铜瓶室书跋

画史识微

艺苑丛谈

天问楼勘诗记

读词散记

漫谈旗人姓名

京华琐话

“蒙汗药”之迷

质疑杂录

片羽录

关于《唐诗选》的某些注解质疑

明代的川戏

《沧浪亭》传奇作者考

关于几种《雷峰塔》传奇

关于吴敬梓的佚诗

谈沈涛的著述

从贾宝玉的年龄说起

伊藤博文和大隈重信是严复的留英同学吗

谈吴大斋日记》

述清数学家李锐《观妙居日记》未刊稿

 

十七集目录:

西斋读书记

人海沧桑十三则

马寅初:只留清白在人间

王力:一了百当

忆郑毅生师

烈士暮年(外一篇)——纪念邓恭三先生

怀念李文信先生

我的写字生活

密韵楼遗事琐谈

顾颉刚先生藏书聚散考

中国古代书写格式考

钱锺书《也是集》的书名及其他

记黄永年先生所藏善本碑拓题跋二则

春蚕无食与新亭对泣——陶渊明《拟古》诗其九新解

鲍照《数诗》和乾隆皇帝

从“佛狸”的“佛”字注音说起

“芦管”是什么?

僧道多妻妾——元代宗教史的一个侧面

府邸世家满族的礼节与称谓

述怀遥祝北京中华书局九五纪念(外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