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不一样的记忆  

2009-05-13 22:19:49|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锺书考清华大学,数学零分,很多人这样说,是不是真的呢?夏志清回忆,所谓仅拿零分,却是谣传,实际是数理考卷不及格。据汤晏《钱锺书访哥大侧记》,在一次座谈会上,有人问钱,当年考清华数学零分而英文特佳被破格录取是否属实,钱答确有其事,但“数学考得不及格”(并非零分);孔芳卿在《钱锺书京都座谈记》里也说,“其实也不是零分,而是稍高的十五分”。终究多少分,我们还是不得而知;可见一件事一经传播,极易被弄混,被夸张。

章诒和在《聂绀弩晚年二三事》(载《悦读MOOK》第一卷)一文中提到,有人问聂,他是怎么找到胡乔木,请他为《散宜生诗》作序的,聂绀弩咬牙切齿道:“我的书本来好好的,就叫那篇序搞坏了!”这终究是怎么一回事呢?在李慎之《胡乔木请钱锺书改诗》一文中有了答案。原来胡乔木也是出于好意,在指示出版社尽快出版《散宜生诗》时,未征求聂的意见,自己写了序。对于乔木的序,常人往往求之唯恐不得,想不到聂会不买帐,看来这是胡乔木自作多情了。

最近编写“书目”,发现一本题为《不一样的记忆》的书没有看过,便抽几天时间看了看。这本书副标题“与钱锺书在一起”,是钱氏的亲朋好友、同学学生熟人回忆钱锺书的文章结集。此书与其他研究性文集不同之处是,本书以记人记事为主,而别的以研究钱的著作为主,因此读起来比较不费力气,趣味性也强一些。据编者称,这书部分文章系首次发表的独家采访记录,也有选自别的书刊的文章,所以感觉有的已经看过(如柯灵的《促膝闲话中书君》等)也不奇怪了。当然,以我的孤陋寡闻,大部分文章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的即使似曾相识,也因脑子愚钝,随读随忘,“温故”如“新”了。

书中有一篇文章是对钱仲联的访问记。据说钱仲联被评为江苏省首批博导,钱锺书是说过话的。钱仲联因为所在学校的关系(档次),当时只能报硕士生导师,钱锺书是评委,说:“钱仲联假使只能做硕导,我看在座的包括我本人都只好做硕导,都不能带博士生。”而钱仲联对钱锺书的诗是有保留意见的,认为“只有诗人之诗,没有学人之诗”,“诗和学问是两回事”;他不喜钱锺书的喜欢用典故、讲来源,说“诗第一来源于生活”。

钱锺书给胡乔木改诗,弄得胡乔木左右为难,最后只好改回来,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里不说它。下面录几句该书中有趣的话。

钱锺书访美归来给朋友带一英制烟斗,说:“我自来不吸烟,好比阉官为皇帝选宫女,不知合用否。”(吴忠匡《记钱锺书先生》)

谓不必引别人助长声势:……,杜于皇所谓司马迁、韩愈住隔壁,亦恕不奉访,况馀人乎!(同上)

谢绝友人为其祝寿:我不愿花些不明不白的钱,来些不三不四的人,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樊国安《襟怀》)

引萧伯纳的话,“诺贝尔设立奖金比他发明炸药对人类的危害更大”。(林湄《一代学者钱锺书》)

谈到作家所犯的“时代错误症”:《金瓶梅》谚语“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树湾”,《金瓶梅》故事发生的北宋年代,只有东京、西京,而无南京、北京;《镜花缘》是清朝人状拟唐高宗时代事,林之洋怎么会戴近视眼镜?《西游记》袁守诚卖卜铺列王维画,唐太宗时怎么会有唐玄宗时人的画?(水晶《两晤钱锺书先生》)

不多引了。既然本书叫做《不一样的记忆》,那就再讲一件“不一样的记忆”之事作结吧。据说钱锺书曾发“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之论,杨绛和李赋宁等都曾书面澄清决无此事;但许渊冲相信这句话是钱锺书的口气,认为对三位老师的评价也基本上是准确的、有道理的。钱锺书常说,“自传不可信,相识回忆亦不可信”,那么这书所讲的自然也不可信了。我们权且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