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文苑花絮》  

2008-02-16 21:28:14|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看了本郑逸梅的《文苑花絮》。郑老先生是文史掌故大家,以前看过他的《艺林散叶》及其续编。他的书主要以清末民国文苑轶闻为内容,作品别具一格,多为有趣的小品,雅俗共赏。

我的这本《文苑花絮》是中华书局版《郑逸梅作品集》里的一种,多附书画插页,有袁世凯书札、张伯驹潘素合绘《梅菊图》、徐悲鸿画泰戈尔像等,书品雅致,捧读之间,时有令人会心处。

“文坛怪物”张丹斧在报刊撰作常署“丹翁”,有人把丹翁译为“通红的老头子”;又有人说:“丹者赤也,翁者老也,不如改为‘赤老’吧”,他听后付之一笑,有时便自署“赤老”。刘公鲁昵一校书,其面貌与公鲁有虎贲中郎之似;张丹斧探得后,便设法取得两人的照片,一同铸版,并登在《晶报》上,一帧下注“刘公鲁”,另一帧注为“刘母鲁”。

汪国垣润例钤印“己未翰林”,人们遍查己未那年没有朝考,哪来翰林?诘问他,他说:“我从没有自居翰林,所谓‘己未翰林’,无非说明我自己并未点翰林而已。”

沈尹默本名君默,后来觉得既缄默了,不必开口,就把君字下面的口字省掉,成为尹默。尹默先生平易近人,书法亦然,他能在平易中自成一家之体,这比有意做作者更难。

清代费晓楼是肖像画的圣手,有一次为道光帝的叔父画像。其人眇一目,曾请许多画家绘画都不惬意,原因是没有遮掩他的缺陷。费晓楼动了脑筋,为作挖耳图,头部微侧,蹙双眉,闭一目,似忍着痛痒的模样,神情活跃,成为杰构。

文老八每天写一篇一千二百字的论说,日间不写,偏偏要拖到半夜才动笔。他并不是要等当天有什么重要新闻,而是他的怪脾气,每晚十二点钟以前,总是躺在烟榻上只管吞吐。排字房工人无法,只得把所有新闻全部排好了,单单留出一个千余言的论说地位,等他稿子。他过足了烟瘾,便一挥而就。有时写好上半篇,由排字房先排,等他写下半篇时,上半篇已看校样了。

我们都知道济癫和尚在杭州净慈寺的一口井里运木头的故事,当年那井里确实一直有半根木头露在水面。这秘密由净慈寺的一个副主持为郑先生揭开了,他也写在这书里。有谁想知道的话,也去翻翻这本《文苑花絮》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