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村一老头的茅草屋

无事且从闲处乐,有书时向静中观。

 
 
 

日志

 
 
关于我

读几本经典闲书, 游几处寻常山水, 交几个真诚朋友, 写几句狗屁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喜欢的几本书  

2007-02-06 22:34:1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辈是否读了千卷书、行了千里路,恐怕也值得怀疑。书既读得不多,喜欢的(或喜欢过的)就更少了。

 

《红楼梦》

大概在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去买了一套人民文学版的《红楼梦》。当时书店里好像有两种版本,都是人民文学的:一种三卷本,4元多,可能是大32开的;一种四卷本,却只要3元多,是小32开的。我买的是四卷本,即草绿色封面,有林黛玉像(线条勾勒),行书题写书名的那种。现在想来,我之选择四卷本,大概有两方面原因:一则价钱便宜,二则取其装祯雅致(另一种的特色为古朴)。

《红楼梦》是早就知道的书,但通读还是在自己买了之后。未读之前,我估计自己不会喜欢它,因为已经知道一些内容,我一向对家庭、儿女等琐事的描述不感兴趣。看完之后,我觉得这名著之“名”真实不虚。我以为写家庭生活比写战争、历史之类题材要难得多,《红楼梦》居然会写得那么好,是真正的好书。

后来又看过几遍,总共不会下于5次吧,零星地看些段落就更多了。不过,最近是多年未看了,恐怕快10年了吧;而书却又买了一本(一套,上下册),系三家评本,精装,上海古籍出版社的。

 

《水浒传》

《水浒传》是我最喜欢的书,甚至超过《红楼梦》。

我最早看的书中,有一本叫做《征四寇》者,就是《水浒》的后半部分。那时还只有十一二岁年纪,便十分向往“没羽箭”张清的石子功夫。后来看全本《水浒》,觉得好汉们的性格写得非常突出,即使粗鲁的人也十分可爱,鲁智深就是我最喜欢的人物。

我觉得电影、电视总不尽人意,有些还是对原著的歪曲,看到时会令人不舒服。我之喜欢《水浒》倒是能找到一些证据的——

一、看过十多遍,情节比较熟悉,早几年回目、外号能说出不少(现已渐淡忘);

二、小时候关于《水浒》的连环画买得最多;

三、七十回本(《第五才子书施耐庵水浒传》,金圣叹批本,中州古籍出版社,2册)、百回本(《水浒传》,人民文学出版社,3册)、一百二十回本(《水浒全传》,岳麓书社,精装1册)三种版本都买了一套;

四、看过一些由《水浒》衍生的不同名目的小说,如《后水浒》《结水浒》《水浒后传》《征四寇》《荡寇志》《金瓶梅》等。

   

《寒夜》

我买《寒夜》是因为它的作者是巴金。我知道巴金有《家》《春》《秋》,而不知道还有《寒夜》。但我读《寒夜》早于《家》,我感觉《寒夜》比《家》好,虽然《家》也不错。

《寒夜》写得非常细腻,婆媳之间的关系描绘得非常生动,特别是生活中误会造成的隔阂,让人体味到非常真实的人生无奈。我后来读《围城》,看到方鸿渐夫妇间逐渐变大的分歧时,仿佛看到了类似的影子。

此书二十多年前看过一次后一直没有再看,现在情节已经模糊了,甚至主人公的名字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看后的感觉是很喜欢的。喜欢的书只看过一遍,照理是说不过去的。但我一直没有重读,或许正是将这喜欢保留着的原因。

 

《围城》

喜欢《围城》的人肯定很多,我之爱它,主要为其语言的幽默。我觉得钱钟书的比喻非常特别,如形容沈太太的嘴唇“血淋淋地像侦探小说里谋杀案的线索”,写方鸿渐某天的睡眠“像唐晓芙那样的不可追求”等,令人开眼,“妙不可酱油”。

《围城》从二十年前七角八分买起,前后有过5本。现存3本,一本汇校本,另二本都是盗版。

钱钟书的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我也很喜欢,喜欢的程度不亚于《围城》,喜欢的原因也在于其智慧和幽默。(短篇小说集《人·兽·鬼》,也比较喜欢,其中《猫》一篇,似是《围城》的雏型。)

 

《聊斋志异》

没有读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中学里读《促织》,很气闷,如鲁迅的《药》,不喜欢;又,鬼怪妖精都是无聊的东西,怎么可能喜欢呢?读了后,真感觉写得好。我以为这是文言短篇小说的登峰之作,恐怕是无与伦比的了。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我就喜欢不起来,觉得与《聊斋》相比,是不可以道里计的。

《聊斋》的序也写得非常出色,“才非干宝,雅爱搜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惊霜寒雀,抱树无温;吊月秋虫,偎阑自热”,朗朗上口,余味无穷。

 

《重放的鲜花》

这是一本“文革”结束时出版的收录“文革”前文学作品的集子,有刘宾雁的报告文学,流沙河的散文诗(《草木篇》),王蒙的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或作《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等等,大都记不得了,反正都是后来文坛上的健将(好像还有刘绍棠、陆文夫等),文章在当时读来都是非常好的。

这些文章曾经被当作“毒草”批判,所以它的书名偏叫作“鲜花”。这本书因为其时代意义,在文学界也是很有影响力的。而文章确实不错,爱好文学的人们不妨找来读一读;但我没有这本书,你不要向我来借。

 

《朝花夕拾》

鲁迅的文章,有好多是我喜欢的,小说、散文、杂文都有一些。不过就单本小册子而言,在我看了《呐喊》《彷徨》《野草》《朝花夕拾》《故事新编》《三闲集》《二心集》《且介亭杂文集》等等一些集子后,觉得还是更喜欢一点《朝花夕拾》;在看完了《鲁迅全集》之后,我还是有这样的感觉。

 

《缘缘堂随笔集》

我本来只知道丰子恺是个画家,画漫画很有名,哪知道他的文章写得那么好。丰先生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虽然没有出家,但比普通的出家人还要真诚。他戒杀护生,崇尚自然,喜欢孩子的天性,甚至小儿弄毁了他心爱的书也会欣赏儿童的天真。我所看过的描写马一浮的文章,写得最出色的有两个人,一个叫袁卓尔,系马一浮先生大弟子之女,写过一篇《一代儒宗》;另一个就是丰子恺,有《陋卷》《桐庐负暄》等,收在《缘缘堂随笔集》中。

几年前见杭州某书店在折价出售《丰子恺文集》,浙江教育/浙江文艺出版社的7卷本,便买了一套,只是至今尚未看掉。

 

《雅舍小品》

梁实秋的《雅舍小品》真是上品文字,喜欢看书的人如果没有看过那是太可惜了。他谈“馋”,有一个人半年没有吃鸡,看见了鸡毛帚就流涎三尺;论“狗”,就大体论,狗的眼力总是和他的主人差不了多少;说“剃头”,最可恶的是他在刮后用手毫无忌惮的在你脸上摸,摸完之后你还得给他钱。他也引用俗话:“三年不见女人,看见一只老母猪,也觉得它眉清目秀。”

也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我又买了本《雅舍杂文》,但味道就差多了。我们常常犯一点小错误,一个人青菜烧得好吃,便以为他做的红烧肉也可口了。

 

《负暄琐话》

此书以老北大为中心,大手笔小文章,描写老一辈文人学者的趣闻佚事,所谓红楼点滴是也。

熊十力夏天光着上身,即使年青女弟子来也一样,真性情中人。

刘叔雅上课,吴宓坐在后排听,讲到得意处便问吴:“雨僧兄以为何如?”吴宓恭敬起立而答:“高见甚是,高见甚是。”——令人捧腹。

孟森讲课,照本宣读,用拇指掐着讲义,一字不差。下课钟响,合上讲义,拇指仍然插在中间,转身出去,从来不看台下。神态跃然纸上。

张中行先生出散文集,恐怕还是以《琐话》为始的,后来《续话》《三话》《禅外说禅》等,一发而不可收。老夫聊发少年狂,精神可嘉。只是他后来逐渐形成的张氏特色,犹老丈登高,书生挑担,三步一顿,非我所爱。

 

《文化苦旅》

余秋雨的文笔非常优美,书中《牌坊》等几篇,淡淡的忧伤,丝丝的惆怅,凄美之极,略有屠格涅夫的味道,真“美文”也。

后来报纸上经常有其大作,多为历史散文,浏览一过,兴趣不大;再后来见到他的文章便不看了。后来出的几部书也便没有买。

据说余原为张春桥的秘书,难怪文笔那么好。

 

《太阳下的风景》《这些忧郁的碎屑》《吴世茫论坛》

三联书店出版了黄永玉的系列作品集,共六种,我选购了三种。《永玉六记》因为已经看过一些,没有买;《老婆呀,不要哭》因为是诗歌形式,也没有买。

黄永玉的文章写得非常漂亮,我以为比汪曾祺的好。他的文章有美感,汪的文章只是平淡。黄在文中时有隽语,如“死,原来在生活中是件美事,一种令人怀念的告别”“我这个最接近作曲家的人不免都认为,鸭子要成为作曲家,恐怕比他要容易得多”“(梵高死后)声誉如雨中棉花日重一日”。他描写白石老人热情好客,拿出不知放了多少年的珍贵月饼招待客人,“剖开的月饼内有细微的小东西在活动”,简直令人拍案叫绝!

黄永玉是一个多面手,他的画和字都很有特色。书中有一些插图,是黄永玉作的速写,与他的文章相映成趣。他还搞雕塑和版画,实际上他主要是一个艺术家。

他与沈从文有些亲戚关系,是沈的表侄。他在文中说“从文表叔的父亲,我的姑父”是笔误或印刷错误,沈的父亲应该是黄永玉父亲的姑父,他在后文就称“姑公”了。“姑公”一词或许也是生造,至少在我们这一带是没有这种称呼的,姑婆的丈夫我们叫做“丈公”。

作家出版社去年出了本《比我老的老头》,在报纸上大为宣扬,并且有的还专栏连载。其实这些“老头”十之八九已收入三联系列,如此推销,岂非掠人之美而“作秀”乎?

 

《随园诗话》

《随园诗话》上、下两册,先后从图书馆借来,翻阅中见时有连珠妙语,曾抄录若干则,竟得笔记簿半本,略如:

“传”字“人”旁加“专”,言人专则必传也。……唐人五言工,不必七言也;近体工,不必古风也。

人悦西施,不悦西施之影。明七子之学唐,是西施之影也。

诗分唐宋,至今人犹恪守。不知诗者,人之性情;唐、宋者,帝王之国号。人之性情,岂因国号而转移哉?

无言便是别时泪,小坐强于去后书。

有汪孝廉以诗投余,余不解其佳。汪曰:“某诗须传五百年后,方有人知。”余笑曰:“人人不解,五日难传;何由传到五百年耶?”

有僧见阮亭先生,自称应酬之忙,颇以为苦。先生戏云:“和尚如此烦扰,何不出家?”

多可喜者。后自购一套收藏,尚未重读。

 

《论语》

《论》《孟》《老》《庄》各有特色,都很好,我喜欢。就短小精悍而言,以《论语》为第一;它的好处是教人如何为人,略举数例如下: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

朝闻道,夕死可矣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自省也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

不胜枚举。一而足矣,更无不喜欢之理。

我所藏者为杨伯峻译注本《论语》,中华书局1988年出版(八二年版重印)。已脱胶断开一次,自己用线重订好了。

 

《古文观止》

《古文观止》里的文章,确实是比较好的,只是越到后来味道越淡了。这不是选的原因,这是作者所处的时代不一样。我想,真正好的古文,还是在先秦。《观止》前几篇选自《左传》,记得内中有句,“信不由中,质无益也”,诚至理名言。

我所购的是中华书局出的二本头,小32开,装祯设计素雅,赏心悦目。

同类书曾看过一册《古文小品咀华》,也很不错。

 

《古代汉语》(王力)

这里指的是王力主编,中华书局出版的四卷本,我读过2次,感觉选的比较好。这套书的特色并不限于选文,主要还在于一些知识的介绍,如古代文化常识,有天文、历法、科举等等,对于初涉、浅涉古籍者是非常有用的。

我对于这套书,确切地说,并不能说喜欢与否,只能说它编得好。(王力先生的《龙虫并雕斋顼语》,倒是我喜欢的一本小书。)作为高校的文科教材之一种,与同类相比(如郭锡良主编的三卷本,我看过),我认为是比较好的,堪称优秀之作。

 

《驴皮记》

拥有一张驴皮,你就可以要什么有什么。你想女人么?美女会来到你身边。你想要钱么?你就会成为百万富翁。别人朝你开枪,你想让子弹转弯,它就转弯了。这是一张神奇的驴皮,能满足你的任何愿望,你想要吗?

你的愿望得到满足,驴皮就相应缩小一圈,缩小的程度跟你愿望的大小成正比。什么时候驴皮不见了,什么时候你的生命结束了。

巴尔扎克的全部著作,总名好像叫《人间喜剧》吧?这老头儿一定是在玩什么花样,搞什么驴皮的闹剧。或许每个人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驴皮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只是魔力有大有小而已。

 

《杰克·伦敦短篇小说集》

世界上最有名的短篇小说大师,大概要数契诃夫、莫泊桑和欧·亨利了,他们的小说,我都看过一些,也买了一些集子,事实上,我也比较喜欢。

然而,我最喜欢的却是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我的一本《杰克·伦敦短篇小说集》,是新华出版社1982年的版本,初逢、兰一译,仅收九篇小说,只是一本小册子,定价五角三分。这九篇东西,有七篇是我非常喜欢的,在题目上还做有记号。《渴望生存》(别译《热爱生命》)因列宁的喜爱而出名,《谢特里芙太太》《一个墨西哥人》读来十分过瘾,《老拳师的命运》令人愤慨,《棕色的沃尔克》催人泪下,最好的一篇还未说及,那是《故事的尾声》。

短篇小说我是看过一些的。比较喜欢的作家还有匈牙利的约卡伊·莫尔、奥地利的茨威格和俄国的屠格涅夫等。

 

《伊索寓言》

《伊索寓言》是不可多得的好书,每则故事都具有哲理性。公元前六世纪的纪录,到今天尚具深刻的讽喻意义,使人不得不慨叹古希腊文明的伟大。

根据周作人的意见,伊索一派的故事本来只是一种故事,说得详细一点,是动物故事,被用作譬喻来寄托教训乃是后来的事情。我以为不一定如此。神话化动物故事的流传,并且将那么多简短的动物故事结集起来,恐怕在当时也是有某种深意的。

早年看《伊索寓言》,是从图书馆里借来的,已经记不清是什么版本了。现在收藏的一本,是1995年买的,罗念生等人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八一年版。

 

《昆虫记》

法布尔的《昆虫记》,以十分细腻的笔触描写常见的一些小虫的生活习性,“以人性观照虫性”,有许多拟人化的句子。这在人类的世界里,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了——至少,写得那么有趣,那么有文采,该是举世无双的。

“胡蜂和长脚胡蜂,是与我共餐的常客;它们来到饭桌上,尝尝端上来的葡萄是否熟透了。”

“雄虫都怀着生儿育女的高涨热情;热望一时得到满足后,当场便与对方解除两口子的关系,溜之大吉。”

“母亲具备植物学本能,不需要什么帮助。产卵期内,另一方大概就是个纠缠不休的讨厌鬼。干脆让他再去勾搭别人吧;有他在恐怕反而会坏了大事。”“父亲呢,他在工地边上尽情晒着太阳,看着不畏艰难的母亲在那里干活儿;一旦他调戏上了邻居的女主人,就更要自动免除一切杂役了。”

妙语多的是,经常抄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还是选择其中一篇来作点儿介绍吧,这一篇的题目叫做《结串而行的松毛虫》。

松毛虫行进时排成一路纵队,宛如一条没有断头的长绳。走在队首的毛虫,随心所欲地游荡,踏出复杂多变的曲线,所有其他毛虫一丝不苟地踩着它那弯弯曲曲的线路行进。行进中的毛虫,从来不会调头返身,它们绝对想不到在自己的细绳索上,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即使在旁边放上松枝,它们也不会离开队伍。因此,法布尔认为,松毛虫是没有嗅觉的,只有触觉,碰到才行。

一个偶然的机会,法布尔发现一批松毛虫到达一口缸底往缸沿上爬去,当它们在缸沿上形成一圈时,他将后面的毛虫用刷子掸掉,这下变成周而复始的循环了。法布尔观察它们,估计转上一二个小时,虫队就能发现自己上当了。而事实并不如此,一天,两天,三天,它们还在那缸沿上兜圈。它们终究会转多久?五六天后,天气变化,毛虫们累了,行进速度大不如前,并且有些掉进了缸底,圆环断裂为几截,大队变成许多分队,分队又分化成若干小队,每个小队都产生了一位队长。于是松毛虫队伍瓦解了,松毛虫们得救了。

多么奇特的昆虫世界!

我的一本《昆虫记》,系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本,王光译,乃选本。前几年在书店里见过全译本,当时犹豫未购,后来就没有再见。

 

比较喜欢的书还有《浮生六记》《一知半解及其他》《菜根谭》《从文自传》《看云集》等,不再一一介绍了。其实,所谓喜欢与否也是相对而言的,更不能说没有写的就不喜欢。譬如《战国策》,譬如《将饮茶》等,能说不喜欢吗?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